創業機會

中國小伙飛在美國 —— 真所謂的自由飛行!

每年我都會赴美享受自由的飛行之旅。今年的最后一次旅行安排在12月9號,我從上海啟程飛往舊金山,拜訪了我的好朋友美國世興公司總經理趙嘉國,同時還在空中飽覽了舊金山灣區的風景。

12月13號,趙先生帶我乘車來到舊金山東灣康柯德縣的 Buchanan Field (CCR) 機場,該機場是一個典型的通航機場,有三條六千英尺的跑道,可以起降雙引擎的中小型噴氣公務機,就在機場附近的停機坪,整齊的停放著三百多架單引擎的私人飛機,其中以塞斯納,派玻,比奇為主,這些飛機通常只在周末飛行,航空學校的飛機和公務機,使用率極高,平均每年的飛行時間可以達到一千多小時。機場的固定運營基地 (FBO) 簡單而整潔,進入服務大廳,門口放著一臺初級飛行模擬器,用于訓練新飛行員的起落程序。地面上躺著一只黑色的寵物狗,還有兩只小型犬快樂的跑來跑去,充滿了濃郁草根性的生活氣息。

趙先生替我預約的飛機是四座的PIPER,PA28—150型單引擎下單翼飛機,裝有一臺150馬力的萊康明航空發動機,最大起飛重量975公斤,四座,翼展9.2米,機長7.12米。為方便地空聯絡,我聘請了一名導航員凱文,他是一個大塊頭,身材魁梧看起來像一個拳擊手,凱文具有美國式的幽默感,常會和我們開玩笑。首先我們進行三分鐘的飛行簡報,聽取了凱文介紹飛機的起落航線參照點,再聽氣象廣播,介紹風速,風向,云量和云高等內容。一切就緒,趙先生和我在凱文的帶領下進入停機坪,一架白色的PA28編號為N 1109X的下單翼飛機就是我們的坐騎。

首先進行飛行前的檢查,按順序從機首到機尾,目視檢查飛機。我仔細觀察全金屬的雙葉定距螺旋槳,這架飛機的螺旋槳前緣被沙石長期磨損,變得比較粗糙,而且在接近翼尖的位置有一個綠豆大小的凹坑,顯然是地面試車時被吹起的石頭所擊傷,我告訴凱文并建議他進行處理,附近的機械師過來幫助維修,凱文用雙手緊握螺旋槳,僅用一把大號銼刀機械師咯咯吱吱的銼了起來。兩分鐘后就將創面修成圓弧,圓滿完成修復的任務,這樣可以降低螺旋槳的疲勞應力,使螺旋槳可以繼續使用。我問凱文:“這個槳葉使用多少小時,為何不買一片新槳葉?”凱文說:“這片槳葉使用大約五千多小時,買新的槳葉需要五千多美元,太貴了,所以繼續用”。

我恍然大悟,使用時間過長而導致的磨損在美國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繼續使用,以降低運營成本。美國本土有75%的小型飛機的機齡超過35到40年,只要能達到FAA適航標準,都可以繼續使用,甚至一戰和二戰時期的老式飛機,都有FAA頒發的適航證,我們在各大航展都可以看到老驥伏櫪的身影,這就是美國的航空精神所在,凡是歷史上的飛機,都有相應的鐵桿粉絲在不懈努力保養和維護,收藏和進行飛行表演。

雖然我第一次飛下單翼飛機,對于這架PA28的布局還是很快就適應了,我松開腳剎,左手穩住駕駛盤,右手將油推到最大,飛機的引擎輕快地轟鳴著,在跑道上加速到65節空速時我柔和的將飛機拉起來,飛機迎風的爬升角比較大,爬升率在15英尺/秒,和塞斯納172接近。一邊高度爬到700英尺左轉進入一轉彎,兩邊繼續爬升到900英尺平飛,三邊平飛報高度,準備著陸,空速減低到90節,右手用力上提襟翼桿,一個比汽車的手剎車還要長的拉桿很有意思,第一檔拉起(放下)15度襟翼,進入四邊放30度襟翼,下降高度到700英尺,四邊轉彎后再放40度襟翼,位于跑道延長線,依靠油門維持高度,飛機在70節空速拉平,隨著飛機的下降再輕微拉桿,起落架柔和的接地,完成一次起落。接著收起襟翼,推滿油門連續起飛,很快就連續完成了十個起落。

飛機著陸后沿滑行道回到泊位,這十個起落著陸非常柔和,后座的趙先生沐浴著溫暖的北加州陽光,不知不覺中入睡。下單翼飛機接地的趨勢很順滑,平飄距離相對較上單翼要小一些,更容易目測著陸點。而且下單翼飛機的操縱性能更好一些,總體上感覺PA28飛機操控品質優良,對空觀察視野很開闊,座艙很寬敞,我和凱文兩人并列坐下雙肩可活動自如,比起CESSNA172的空間大許多。

12月15號,趙先生開車帶我來到兩個半小時車程的內華達縣 Nevada County Airpark(GOO)機場, 這是一個建筑在山頂的小型機場,只有一條700米長的南北走向跑道,我們要拜訪的朋友就在這里飛行。進入機場時打開一扇小巧的柵欄門,右手邊是一個飛行情報室,一間四十平方小木屋,內有一個辦公桌,幾個老年人圍著咖啡在談飛行,屋頂上吊掛著很多大比例的航模。我們同值班的經理打了個招呼,告訴他我們來找John,然后被許可進入機場。

步行來到機場的最北側,看到左側第一個機庫內停著一架紅綠相間的初教六飛機。飛機的擁有者是John,我要和他一起體驗飛行初教六飛機。John是一名退休的海岸防衛隊救生員,已經有70歲的他看起來精神矍鑠,年輕時曾經在西科斯基的搜救型直升機服役做救生員擁有救援7名受難人員的記錄,退休前迷上了飛行,曾經擁有過好幾種固定翼的飛機。目前有1,500多小時飛行經驗。目前這架二手的初教六飛機是十年前買的,飛機頭部涂裝了橘紅色,機身是軍綠色,尾部是典型的二戰P51野馬飛機的方格點綴圖案。

我仔細地觀察這架飛機,發現前座艙蓋被換成了突起的氣泡式座艙,飛機原來的電臺被拆掉,更換為美國的無線電設備。John告訴我,他將飛機座艙蓋改掉,是因為他喜歡戴飛行頭盔,原來的艙蓋很矮無法戴頭盔飛行,最后索性改裝新的艙蓋。最重要的改裝是前起落架,有一半的零件是用美國的Piper飛機零件改裝,前輪的強度提高,在高速滑跑階段不會發生抖動。此外飛機的水平尾翼也進行了強化處理,可以經得起高過載的特技飛行。

我看到這架飛機的油漆噴涂的很精致,快卸螺絲換成不銹鋼的,其余部分還保留著原機的樣式。特別有意思的是這架飛機的頭部寫著幾個字:NOTAYAK!(這不是雅克飛機)!因為很多航空愛好者常誤認為這是雅克飛機,所以John在機首特意寫下這句話。總體上John的這架初教六改裝的非常成功,而且是在美國的職業航空工程師的指導下完成的,其性能已經超越中國空軍的標準版飛機,由此可見美國的業余航空愛好者的水平之高。

初教六是中國空軍的初級教練機,從六十年代使用至今。初教六參考了前蘇聯雅克18教練機的設計,機身和機翼非常相似,所不同的是初教六飛機機身機翼是全金屬的設計。九十年代從中國空軍退役的初教六開始銷售到美國市場,目前有三百余架二手的初教六翱翔在美國的天空,并組成紅星飛行員協會(Red Star Pilot Association),定期編隊飛行參加大型航空會展如 EAA 和Sun'n Fun等航展。美國的許多私人飛行員特喜歡二戰風格的戰斗機,初教六的布局和性能都是屬于“戰鳥”(War birds)的級別,受到了很多軍機飛行員粉絲的追捧。我問John:為什么買中國的初教六飛機?John回答道:“初教六飛機很好飛,操控性和安定性很出色,是很好的飛機”!然后John拿出記號筆,讓我在后座簽上我的名字,以作合影的紀念。

檢查完飛機一切就緒,打開開關按壓點火按鈕,因為天氣較冷,發動了四次才成功點火,引擎口噴出一陣藍色的煙霧,這是因為氣缸的滑油流入排氣管后燃燒時引起的,飛機輕快地向前滑出,我們一邊慢慢滑行,一邊等待飛機引擎的滑油和氣缸頭溫度上升,暖機完成,飛機剎住車,油門和槳距推到最大,引擎在2200轉時松剎車起飛,飛機加速到75公里時速,拉起機頭飛機離地,保持爬升,三邊向北繼續爬升,我們直接飛到內華達山脈的群山之中,機翼到處是白雪皚皚的山峰,郁郁蔥蔥的樹木和點綴其間眾多湖泊,構成了一副巨大的山水寫真畫。

John拿出相機給我拍了一些照片,我這時接過駕駛桿操縱飛機。當我們爬升到相對機場標高2,200米高度時,相當于標準氣壓高度3,000米左右,飛機的巡航速度達到230公里,比起在國內的170公里的巡航速度高出不少。我通過無線電告訴John:“我來操控”,“你來操控” John回應。我加大油門,向左做了一個80度的大坡度轉彎,目視前面的天地線幾乎與風擋成垂直狀態,飛機的正過載開始使身體變得異常沉重,只是駕駛桿操控起來相當的輕松,因為桿的動力臂比駕駛盤要大,所以相對省力。我用力的轉頭才能移動一點位置。改出坡度身體立即變得輕松,再次加速到260公里,然后向前推桿,加速到350公里的時速,向上柔和有力的拉起飛機,準備做出一個半滾倒轉機動作。飛機在大坡度爬升狀態下空速衰減很快,動能正在快速變為勢能,到了筋斗的頂點,也就是頭朝下倒飛的瞬間,向右壓桿使飛機橫滾180度,將飛機改為平飛機狀態。

飛完機動的動作,我們在群山之中翱翔很久,飽覽了巍峨的群山之巔,依依不舍得返航。回到機場上空,John又給我露了一手,使我領教到美國的發燒友的超級水平。在五邊上約400米高,John加大油門,通場之后拉起做一個180度左轉彎,急劇的頂桿下降高度并且帶著大油門,飛機很快超過380公里的時速(初教六的手冊寫明飛機禁止超過380公里!),然后再四轉彎時繼續頂桿加速,在距地面十米的超低空,飛機在無邊改平時空速達到了420公里/時,我將手放在駕駛桿上,很想向后拉起飛機,讓飛機減速到380公里以內,特別擔心飛機嚴重超速后會解體!飛機在John操縱下終于開始迅速爬升,飛機空速減到220公里,由地面躍升到300多米高度,緊接著左轉彎進入兩邊,在三邊高度飛機減速到170公里/時,放下起落架, 160公里/時放下襟翼,聽到飛機氣壓作動筒的“嗤嗤”放氣聲音,指示燈和指示桿顯示飛機起落架正常,飛機在著陸標志線前輕巧的著陸,滑跑了100多米,John用力剎車使飛機盡快減速,滑行到機庫前停車。

中午我請John一起到鎮上吃飯,以作感謝!這是一個曾經最繁華的美國西部淘金小鎮(Nevada City and GrassValley City 雙子星城),來自各地的淘金客在1849年匯聚到此地,曾經創造了巨大的財富,但也有很多的心酸的故事,這就是美國西部開發史中著名的淘金者(49ers)稱號的發源地。關于早期很多華人在舊金山淘金做苦力和開發西部山區鐵路的歷史,我在鎮上公共停車場入口處看到了當地政府為紀念華人對基礎建設貢獻所立的紀念碑,還有一個中國式的大水缸不斷涌出水來,寓意著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的情懷。

18號是個好天氣,因為冷空氣的來襲,空中的能見度非常高,我們如約而至Buchanan Field機場。這次我和凱文做了一個計劃,準備飛到舊金山大橋和海灣上空。飛行前在辦公室聽取了氣象簡報,空中的能見度良好,起飛有側風。我們步行至飛機泊位,檢查飛機,一切正常,開車,滑行進入跑道,起飛沿一邊直接爬升至2,000英尺,向舊金山金門大橋方向飛去。

沿途的氣流比較平穩,我用左手輕輕地捏著駕駛盤,雙腳柔和的放在舵的上面。環顧四周的美景令人心曠神怡。我不時的取出手機,左手駕駛,右手拍攝照片。飛到舊金山海灣,我們沿四千英尺的高度進入,因為舊金山大橋是著名景區,為保證安全,所有輕型飛機要保持安全高度通過,不能超低空飛越。雄偉的舊金山金門大橋就像一條紅絲帶,鑲嵌在湛藍的海灣之中。以金門大橋為圓心,我向左壓低坡度,做出一個四十度的左轉彎,使左側機翼沉下可以更好地觀看大橋。

穿越大橋右前方就是著名的惡魔島(Alcatraz),一個世紀之前這里是美國關押重犯的監獄,因為小島四面環海,而且舊金山海灣的海水常年冰冷,沒有船的接送這些囚犯是無法越獄的,得天獨厚的條件使得這里的犯人生活舒適,越來越健康,且每天可以享受北加州舒適的陽光。后來美國政府將此監獄搬遷到其他地方,現在的惡魔島已經是著名的旅游景點。一小時的航程很快結束,我們返回本場著陸。

10天的舊金山飛行之旅一晃眼就結束了,我很有把握的說我將會再回來享受這種自由飛翔,以航空會友,由空中飽覽美國秀麗山河,品嘗各式美食的機會。同時我也期望能早日在國內享受同樣的飛行樂趣和便利,中國通航加油!

版權所有 © 2012 北京世興環亞貿易有限責任公司
京ICP備05049402號  
下象棋